叫我一声“哎”

  • 文章
  • 时间:2019-01-12 07:36
  • 人已阅读

  进山

  

  尽管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王东还是满心失望,想不到盘古小学竟然那么偏远。王东坐在颠簸的拖拉机上,在烈日的暴晒下,淌着汗水,艰难地咽着口水,眼望着莽莽群山,心里在打着退堂鼓。村主任把王东的行李紧紧地攥在怀里,吩咐开车的强子开足马力,让王东不敢跳车逃跑。拖拉机像发疯的野牛一般,喷着黑烟“突突突”地在崎岖的山道上飞奔。由于弯多坡陡,拖拉机几次险些翻车,吓得王东脸色煞白大叫道:“我所有的证件都在行李包里,我想跑也跑不了啊。”听了他的话,村主任觉得有道理,伸手拍了拍强子的背,喊道:“好啦,开慢点,别把小王老师吓着了。”村主任抹了一把汗水,歉意地对王东说:“小王老师,你别怪我心狠,我实在没有办法啊。”

  

  盘古小学离镇里有30多里山路,是全乡最偏远的小学,公办教师没有人愿意到那里去。原先镇里派去的老师忍受不了那里的艰苦和寂寞,辞职打工去了。眼看着50名学生就要失学,望着焦急万分的家长,村主任连走带跑又坐拖拉机用了近3个小时才赶到中心校,闯进了中心校校长的办公室,直愣愣地逼着校长说:“我是盘古村的村主任,已经开学了,可是我们学校的老师都走完了,校长你得再给我派老师去。你不答应我就不回去了!”校长弄明白了事情后,见村主任说得老泪都掉下来了,心里感到过意不去,忙说:“哎呀,我也在为这事着急啊!别急,别急,我马上给你派老师去。”就这样王东这个刚毕业的师范生就被分到了盘古小学任教。

  

  村主任又擦了一把汗水,对王东连哄带求道:“如果你不去,50个孩子就要失学。一失学,就会影响他们的一生啊!”接着村主任含着泪给王东讲了一个发生在盘古村的笑话:有个村民去县城,因为不认得字误入女厕所,结果被人当成流氓。事情传到村里成了天大的笑话,但盘古村的人脸上笑心里却在哭,他们找到村主任,神情悲愤地说:“村主任,想法子办所学校吧,不然今后盘古村的人都不敢出门了!”

  

  村主任抹了抹浑浊的老泪,说:“我们村子规模小,分散在方圆几十里的山间。孩子们要走近20里山路到别的村子上学,起早摸黑,既辛苦又不安全,像羊拉屎一样,今天掉一个,明天落一个,最后都不去了,像流浪狗一般在村里四处闲逛,让人心急呀。幸好学校在各方的支持下建成了,但却没有老师愿意来。小王老师,你能到盘古村来,就是我们的大恩人,盘古村不会亏待你的!”

  

  听了村主任的话,王东心里一热,说:“村主任,我也是从农村考出来的学生,知道山里孩子求学的艰辛,就冲您的诚意,我去!”他话音刚落,就听到前面开车的强子吼了一声:“好!”然后双手鼓起掌来。这时拖拉机一个急转弯,差点把他们甩出去。

  

  “强子,你想把我们摔死啊!”村主任骂道,脸上却露出了满褶子的笑。他长嘘了一口气,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虽然只拉回一个老师,但好歹能开课了。

  

  开课

  

  拖拉机在一座高大的山岭脚下停住了,再往上只能走路了。村主任在前面带路,强子扛着王东的行李,大家又步行了近2个小时才来到了盘古村。听说有新老师来了,那些淌着鼻涕、打着赤脚、蓬着乱发的孩子们一个个围着王东转,嘴里喊着:“噢,有学上喽,有学上喽!”村民们像欢迎大英雄似的簇拥着王东来到早已打扫干净的盘古小学,气氛像过年一样热闹快乐。

  

  盘古小学建在高山脚下,三面环山,冬天不到中午见不到太阳,遇到阴雨雾天,教室里的光线昏暗,严重影响教学。学校旁边有一条山沟,遇上山洪暴发,大水倾泻而来,排山倒海一般,让人胆战惊心。

  

  由于盘古村的特殊位置,盘古小学是一所完小建制学校,6个班总共有50个学生,教师就王东一个。盘古村人口不到1000人,面积却有近50平方公里,村民散居在深山角落里。由于地廣人稀,居住分散,加上山路陡峭,孩子们上学十分艰难,山路来回就要走一两个小时,散居在大山深处的50名学生不到9点钟难以到齐,家离得远的须住校才行。王东真不敢相信这就是偏远山区的教育现状,他心里想了很多很多,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可面对纯洁的孩子渴求知识的目光,面对淳朴山民尊师重教的真诚,面对乡村干部崇敬有加的关心,他还能说什么呢?他最终还是在这莽莽群山里扎下了根。

  

  王东根据实际情况无奈地将一二年级、三四年级、五六年级分作复式班。每天天不亮,他就得起床为12个住校生生火做饭,为学生准备好一天的茶水。上午上完课,又要为50名学生煮好营养午餐。下午放学,还要护送学生走过危险路段。匆匆做好晚饭后,天就全黑了。累极了的他干脆把饭菜放在一起,随便搁点油、盐,放在锅里蒸,就着昏黄的电灯吃饭。晚上等学生睡下后,他才能松一口气,开始备课、批改作业,还不时地要去看看学生睡得怎样,盖好被子没有,有没有异常情况。王东像个陀螺似的从早转到晚,即便他再年轻,身体再棒,上了半个月的课后,就变得面黄肌瘦,有点撑不住了。

  

  小妍

  

  村主任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给他送鸡蛋、野味的时候叫他注意休息。然后村主任召集村民开会,决定让强子负责定期到镇上接收学生的营养午餐食材,减轻王东课余的工作量;同时又派人去帮住校学生烧水煮饭,以缓解王东的劳累。村主任对王东说:“小王老师,还有什么要我们帮忙的,你尽管开口。”王东感叹地说:“村主任,你是真心想办好学校的人。如果不是你安排他们帮忙,说实话我不知道还能扛多久。”看着那几个六年级的女生,王东皱了皱眉头:“还有一个问题,有些女生的事,我一个男老师不是很方便管理,最好能向中心校领导要个女老师来。”山里女孩读书迟,六年级的女生已经发育成熟了,比如六年级那个叫慧的女生被初来的月经吓得哇哇大哭,王东只好请附近的大嫂来帮忙处理。当然,王东也耍了一个小心眼,如果能来个女老师,在这偏远的学校能有个伴说话万博体育平台-最好的真人娱乐城,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合法牌照,最佳信誉,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诚信为本、安全信誉、客户至上的理念,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交流,就能排遣心中的空虚和寂寞。

  

  村主任几次跑去要老师,无奈僧多粥少,处处缺老师。中心校领导给村主任出了个主意:看看村里有没有高中生,如果有的话,经过考试审核后,可以聘为合同教师。领导的一句话提醒了村主任:自己的闺女不是刚好高中毕业嘛,没考上大学正在家里生闷气呢,叫她来上小学的课应该没问题,既可以有工作做,又可以让她走出高考失利的阴霾。

  

  村主任吃饭时对女儿小妍长吁短叹。小妍看了一眼父亲,说:“爸,你不用对我吹胡子瞪眼,过几天我就跟她们去打工,不会在你面前让你心烦了。”村主任说:“唉,闺女啊,你误会了。”然后他故意停了一会儿,看着小妍狐疑的目光,双手一摊,叹道:“学校要黄了!”“怎么了?现在不是有老师了吗?难道他又要跑?”善良的小妍担忧道。“小王老师是个干事的实诚人。一个外地人来到我们这里,把全部心思放在伢子们身上,人都累得变形了。如果累出了病,谁还会来啊!”接着他又把去中心校要老师的尴尬事儿跟小妍讲了。

  

  看着若有所思的闺女,村主任又说:“你高中毕业,在我们这里高低也算是个文化人。领导说了,如果你愿意可以聘你为教师。爸知道你心气高,不好强迫你,只好叹气了。”村主任知道闺女的脾气,不能硬压,只能欲擒故纵。

  

  小妍对学校的困境也很焦虑,感同身受的她深知山里孩子求学的艰难,她自己也是因为基础不好影响后来的学习,高考才失利。听了父亲的话她有了去学校执教的念头,同时也想见识一下那个有点传奇色彩的小王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于是就点头答应了。村主任高兴得大叫一声:“好啊,学校有救了!”

  

  暗恋

  

  第二天,村主任领着闺女去学校找小王老师说明了来意。小妍那纯净的眸子像一泓清泉抚慰着王东孤独的心,王东所有的疲惫和委屈都消失了,他的心莫名地狂跳起来,像宝玉初万博体育平台-最好的真人娱乐城,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合法牌照,最佳信誉,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诚信为本、安全信誉、客户至上的理念,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见黛玉似的暗想:这个妹妹我好像认识。他的心里突兀地冒出了一个念头:这也许是上天给我在这个山旮旯小学扎根教学送来的天使。

  

  看着在那里胡思乱想眼神迷离的王东,村主任轻轻咳了一下,说:“小王老师,你要好好带一带小妍,她可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丫头。”听到村主任的咳嗽声,王东这才回过神来,尴尬地笑了一下。

  

  小妍抬起因害羞而绯红的俏脸白了父亲一眼,借整理刘海的空儿,按捺住慌乱的心,微微弯腰对王东说:“请王老师多多关照。”初次见面,王东那俊朗的面容、阳光般的笑容让小妍顿生好感。

  

  为了让小妍尽快胜任老师的角色,王东从教学姿态到发音吐字,从板书到布置作业,像个专家似的讲得很详细,小妍一板一眼地学得也很认真。聪明的小妍在王东的悉心指导下,很快就开始上讲台讲课了。王东不放心,像学生一样坐在教室后面听小妍上课。开始的时候,小妍一看到王东拿着教材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心里有些别扭,课讲得有些凌乱,但讲着讲着,小妍慢慢进入了角色,讲得越来越精彩。

  

  有了小妍的加入,盘古小学变得更有活力了。王东有时间安排学生们上体育课了,他和学生一起踢球、玩游戏,师生们快乐的笑声回荡在青山绿水间。生性活泼的小妍带领学生们唱歌跳舞,那悦耳的歌声飞出了深山,飞上云霄……

  

  小妍以女性特有的细心、耐心和爱心对待孩子们,给了他们无私的爱。有的学生衣服破了,小妍就给补一补;脏了,就给洗一洗。同时,她也给了王东无微不至的关心,让他充实地度过每一天,让他工作起来更有动力。

  

  山里孩子很懂事,他们知道读书的机会来之不易,因而也就格外珍惜。他们不管刮风下雨,总是想方设法不落下一节课,学习特别刻苦,成绩也相当优秀。在王东和小妍的努力下,盘古小学的教学工作如山花般灿烂,学生成绩像得到足够养分滋润的禾苗般茁万博体育平台-最好的真人娱乐城,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合法牌照,最佳信誉,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诚信为本、安全信誉、客户至上的理念,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壮成长。

  

  相拥

  

  一天晚上,六年级一个叫山狗的住校男生突发急病,痛得在床上直打滚。这种怪病王东从未见过,盘古村没有卫生院,送去镇卫生院有30多里山路,天黑路陡几乎不可能,他吓得脸色煞白,六神无主。

  

  情急中,小妍说:“山狗的爷爷是当地有名的中医,他爸爸也会治病,我们去请他们来治吧。”听了小妍的话,王东喜出望外,吩咐好其他学生后,急急地拿起手电筒就要出门。小妍拦住他说:“在山里走夜路手电筒不顶事,得用火把,你等一等。”她跑到厨房里用油性干松枝捆了两把长长的火把,然后心急如焚地与王东向山狗家奔去。

  

  由于夜黑路陡,熊熊燃烧的火把的光亮在黑魆魆的山野中也只能照亮两米见方的范围,没走惯山路夜路的王东虽然有小妍在后面举着火把为他照明,又不断地提醒他留意脚下的山路,但还是摔了好几次,身上、脸上划破了好几道口子。小妍看到王东平日里那张灿烂的笑脸上淌血的伤口,不由心疼万分。但此时王东心里牵挂着山狗的病情,他顾不了身上脸上的伤痛,还是急急地往前赶。当他们通过山涧边一条小路时,王东不慎一脚踩空,身体晃了几下就要掉下山涧。说时迟那时快,小妍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拉住了他。没想到情急之下,用力过猛,王东被小妍拉到怀里,巨大的惯性猛撞了小妍一下,小妍站立不稳,王东抱着小妍倒在了涧边的窄地上,像电影里情侣嬉戏的镜头,王东整个人压在了小妍身上。经过刚才那惊险的一幕,被“救”回了一条命的王东刹那间一阵暖流从心底涌来,他紧紧地抱住了小妍。也许刚才的生死险情让小妍放下了少女的矜持面纱,任由王东拥抱。静静的山野里,只有那还攥在手里燃燒正旺的火把在山风中跳着欢快的舞蹈……

  

  过了一会儿,羞红了脸的小妍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王老师”。王东回过神来,尴尬地放开了手。

  

  走了近2个小时,终于找到山狗家。山狗的父亲安慰他们不要着急,以前山狗在家里也发过这种怪病,没有什么大碍,随后拿着药和他们一同来到学校,果然药到病除,平安无事。

  

  打这以后,王东多了一个心眼:要每位家长把学生各方面的情况详细地告诉他,建立一个档案,以便“对症下药”。他还备了一个小药箱,买了一些小病的常用药,还自学了一点医学知识,小痛小病基本上都能应付。

  

  果实

  

  为了更好地做好学校的管理工作,也为了让家长们了解孩子们的学习情况,王东在初夏时节召开了家长会。这是盘古小学有史以来第一次家长会,受邀的家长们都高高兴兴地来到学校。家长会中有一项内容是教学成果展示,让家长们看一看孩子们写的作文,看一看孩子们画的画。家长们看着孩子们在老师的教育下,写得工工整整的字,虽然有的家长不认识字,但还是非常得意。慧的爸爸叫着:“哎——你看,这字写得多俊啊!”话音一落,慧的妈妈就从女人堆里钻出来走到慧的爸爸身边,啧啧地看了起来。王东感到很奇怪,一声“哎”,慧的妈妈怎么就知道是叫她呢?正疑惑中,又听到一声“哎——你看,这伢子的画还挺像回事呢。”王东一看,是山狗的妈妈在叫。此时,神奇的一幕再次出现,只见山狗的爸爸叼着喇叭筒走到山狗妈妈的旁边,接过画笑眯眯地看着。

  

  家长会取得了很大成功,家长们不仅很满意孩子们的学习成果,对孩子们良好性格的发展也是称赞有加,对王东和小妍都竖起了大拇指。山狗的爸爸打趣道:“小妍,你可要看紧王老师噢,他跑了,我们可饶不了你。”“就是,那么俊的小伙子去哪里找?你不要,我可把他介绍给我侄女了。”满脸通红的小妍羞得跑出了教室,教室里响起了阵阵快乐的哄笑声。

  

  王东没想到那些家长们帮了他一个很大的忙,他觉得已经到了向小妍表白心中情意的时候了。这个星期六,王东约小妍一起去爬仙殿顶。那里有一座仙庙,山上有很美的风光。那里是离村子最远也是最清静的地方。在那里,没有别人喊“王老师”了,小妍总该改改口了吧。

  

  可是,在去仙殿顶的路上,小妍还是一口一声地喊“王老师”,王东的好心情一声一声地就被喊没了。

  

  爬上山顶,一阵风吹来,小妍的发梢不经意地掠过王东的脸,迎面的风里氤氲着小妍的馨香。沉默了好一会儿,小妍都没有喊他“王老师”,王东的心里又有一点儿空落落的,回过头去看小妍,小妍却抿着嘴笑。

  

  “怎么不喊王老师了呢?”王东忍不住問。

  

  “不喊。”小妍说。

  

  “为什么?”王东问。

  

  “我爷爷说,在坟地和庙观里不能喊别人的名字,喊了谁的名字,山神野鬼就会勾去他的魂魄。”小妍说。

  

  “哦——”王东又惊又喜,满心期待地问,“那你叫我什么呢?”

  

  “你说呢!”小妍低下了头,手指抚弄着衣角。

  

  王东的脑里闪过家长会上山里人的称呼,心里一喜,试探着说:“叫——叫我一声‘哎’好吗?”

  

  王东说罢,小妍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这可是山里相爱的男人女人相互呼唤一辈子的称呼呀。

  

  小妍抬起羞红的脸,见王东正一脸真诚地看着自己。

  

  小妍轻启丹唇,慢慢地轻轻地喊了一声“哎”。

  

  王东听了,跳起来大声地应了一声“哎”。

  

  一低一高的声音萦绕在仙殿顶上,回荡在松涛中,他们就沉浸在这“哎”的声音里拔不出来了……

  

  不久,王东来到盘古小学的第一次考验——小学毕业测试时间到了。王东和小妍比去参加考试的学生还紧张。这10个学生是他们第一批放飞的山鹰,能不能冲出这大山翱翔蓝天,他们还是有些担心。

  

  当考试结束时,学生们的眼里满满都是笑意,有的还冲王东做了个胜利的手势。王东知道,盘古小学这10只小山鹰是好样的,王东一刻也不想待在镇里了,他想快点回到学校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在学校上课的小妍。

  

  路过花店时他买了一束火红的玫瑰,闻着醉人的香气,王东仿佛又看见了小妍那醉人的笑靥,耳旁荡漾着那声销魂的“哎”……